創造全球企業社會責任平衡的營商環境

沈運龍發表《亞洲珠寶行業企業社會責任及持續性》演講

背景介紹:《企業社會責任專題討論會》由聯合國訓練研究所(United Nations Institute for Training and Research,UNITAR)和國際珠寶聯盟(The World Jewellery Confederation,CIBJO)合作舉辦,並由國際珠寶聯盟贊助。  

國際珠寶聯盟主席蓋特納.卡法雷利(Dr Gaetano Cavalieri)、聯合國訓練研究所執行董事卡洛斯.羅珀思(Dr Carlos Lopes)中國商務部副部長鍾山先生出席本次活動。聯合國訓練研究所(UNITAR)邀請了中國政府高層、聯合國官員、商務代表、世界公認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和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MDGs)專家小組前來參加會議,分享他們關於企業社會責任制度如何對可持續性發展作出貢獻以及如何取得千禧年發展目標的看法及經驗。 2010年9月21日,國際珠寶聯盟(CIBJO)和聯合國訓練研究所(UNITAR)在上海世博會聯合國館召開《企業社會責任專題討論會》。在一連串國際級講者以不同觀點審視企業社會責任這當今備受關注的議題後,香港珠寶製造業廠商會(HKJMA)顧問沈運龍先生(Mr Aaron Shum)作為亞洲珠寶業內代表,就《企業社會責任(CSR)與千禧年發展目標(MDGs)》發表《亞洲珠寶行業企業社會責任及持續性》演講。 以下輯錄沈運龍先生當日的講稿,讓讀者可以分享和更了解這將可能影響全球珠寶商品鏈裡企業怎樣面對社會責任這重大課題。

2001年,中國珠寶業從業人員已達300萬人。隨珠寶業這10年間蓬勃發展,更給社會提供了大量就業機會。相對其他西方國家代表的發言,沈運龍先生以亞洲觀點分析製造業代工生產商於履行企業社會責任時,所面對的實際困難。

珠寶業提供大量就業機會

首先,沈運龍先生指出亞洲蓬勃發展的珠寶產業帶動珠寶人力的逼切需求。由於珠寶業是勞動密集型行業,為社會發展提供大量的就業機會。在中國,珠寶企業為缺乏技能的農村青年提供就業機會,使他們脫離農村貧困。工人進入珠寶企業後,更獲得在職培訓及受到中國勞動法的全面保護。珠寶業是講求工藝和美感的行業,有其行業的特殊性,珠寶鑲嵌及起板等工藝都要慢慢累積經驗和技術,故此完成培訓的工人是珠寶企業愛護的財產。熟練的珠寶技術工人的工資和待遇遠遠高於大多數其它製造業。

以較廣闊的觀點來看企業社會責任

然而,中國製造業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成本往往被忽略。在企業的會計準則中,公司的損益表一般只以生產及營運支出來計算企業的運作成本。這個觀點已被認為狹隘和過時。現代較廣闊的觀點會將企業社會責任的成本納入公司的損益範圍。目前,珠寶製造業承擔的額外企業社會責任成本包括:(一)改善工人的工作及生活情況;(二)提供令人滿意的產品及誠實的服務;(三)改善生態環境,減低排放及減低污染;(四)積極參與公眾及社會事務。在中國,內地珠寶生產企業已理解到完善的企業社會責任計劃,已成為企業可持續發展計劃的一部份,是未來發展的方向。但是,現時中國製造業獨力承擔所有執行企業社會責任的高額成本,負擔十分沉重。

微利年代:生產商的利潤愈來愈低 在環球營商的模式下,處在全球商品鏈(Global Commodity Chain)上核心環節的海外買家取得了大部份行銷利潤,卻把承擔社會責任的成本,轉嫁給只取得低微利潤的產品生產商,這是非常不公平的。跨國公司和海外買家對供應商履行社會企業責任的要求愈來愈高。但是,這些公司卻不願意多付出一點工錢予生產商來應付執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支出或成本。沈運龍先生指出社會企業責任不是一個單獨的行為,而是全球商品鏈包括製造商、供應商、採購商和品牌商共同的責任。中國代工生產商處於弱勢端,本來利潤就非常低。若要負擔執行企業社會責任的高額成本,不只失去僅有的價格優勢,企業更難以生存。尤其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國內許多代工生產商都無法生存。

富士康工人自殺事件便是在不平衡的全球營商模式下造成的悲劇。富士康是中國最大的製造業企業之一,客戶包括蘋果、聯想、宏基等全球電腦巨頭。今年內已發生超過10名員工墮樓自殺事件。梳理整個iPad的產業鏈盈利情況,不難發現代工廠商們要如何盡力節約成本,才能取得生存空間。據美國市場研究公司isuppli表示,容量為32GB具3G功能iPad售價為729美元,生產成本為287美元。蘋果僅支付中國組裝費每台11.2美元。目前,跨國公司對中國企業產品的交貨期愈來愈短,價格愈來愈低。勞動密集型的行業為了爭取訂單,出現惡性價格競爭,相互壓價。中國代工生產商的利潤愈來愈低,沒有利潤空間和資金承擔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額外成本。最終的受害者必然是工人。富士康自殺事件提醒我們在美國科技公司要求低廉生產成本背後,中國工人付出的人命代價。這是非常值得關注的事情,假若我們不能盡快改善目前情況,最終也會像《血鑽》一樣要付出沉重的人命代價。

沈運龍先生引述中國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於1999年在美國麻省理工大學發表演講時,表示他在1987年擔任中國的國家經濟委員會的常務副主任的時候,調查了出口到美國的運動鞋,Nike、Addidas、Reebok等,發現每雙運動鞋子的出廠價20美元,在美國的零售價120美元,而中國工人只得到2美元。朱鎔基總理明確指出中國工人是以超低的工資替跨國公司生產。10年過去了,中國工人的情況沒有多大的改善。

2010年9月中國總理溫家寶到訪紐約,指出根據加州大學一項研究,一台有451個零件的iPod,美國零售價299美元,美國本土企業和工人獲得了最多的163美元附加值,中國只獲4美元加工費。

企業社會責任的兩大發展方向

沈運龍先生在討論會上,總結和建議在全球營商模式下的企業社會責任發展方向:

(一)沈運龍先生為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提出嶄新的思維,認為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準則是Cost Sharing Responsibility。首要是創造公平的營商環境,商品鏈上下游各企業共同按利潤比例,合理分擔企業社會責任成本。只有在這個現實及公平合理的基礎下,企業社會責任才能真正實施,工人才能受惠,而不只是冠冕堂皇的宣傳工具。

(二)國際珠寶聯盟(CIBJO)應制定行業的企業社會責任最佳實踐操作手冊。這樣才能以公平合理的形式發展珠寶業,並為企業社會責任奠下最佳實踐模式,讓其他產業效法,為全球工人及發展中國家爭取更美好的生活。